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9245阅读
  • 159回复

[原创]翠园观鸟(20201107,第九十一黄腹山雀)

楼层直达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0  发表于: 2019-05-12
记录得真细致!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1  发表于: 2019-05-12
回 50楼(birdie) 的帖子
菜鸟好奇。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2  发表于: 2019-05-12
翠园观鸟---(50)家燕
(50)家燕
翠园前身是村子和仓库,有许多老民居,每年都会吸引很多燕子来筑巢,建园后民居拆除了,燕子无从安家,来得极少,今年四月园里仅存的一栋民房也拆了,这下彻底断了燕子的念想,不可能在翠园安家了,毎天只能见到三五只燕子来翠园觅食,由此可以推断周围的现代居民环境并不适合燕子,听小区修车铺的师傅说去年来了四窝燕子,今年只来了一窝,因为社区实施门面工程,把一楼店铺门楼换新了,燕子来做窝,泥粘不上新材料,只得去它处落户。看来有关部门该研究一下,涉鸟的材料要照顾鸟的需求,上海是高度发达的国际都市,这方面也该成为世界先驱!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3  发表于: 2019-05-12
(51)隐鸟---不是结尾的结语
(51)隐鸟---不是结尾的结语
4月9日翠园正式贴出通知除梅园外公园改造,暂封闭至8月31日,我的翠园观鸟也只得暂时告一段落,在一年左右时间里,前后在翠园观察了六十种鸟,可以说这是上海市区的基本鸟况,希望九月开园后,改建后的翠园能吸引更多的鸟类,不负上海项链之绿宝石的美称。
最后,提一下隐鸟,有几次鸟儿从眼前闪过,但没有看清是什么鸟,更多的是眼力不及,没有发现,如鸟友raytru就在翠园观察到燕雀,或鸟儿更喜当隐者,大隐隐于市,让它继续隐下去,就不去打扰。有缘者再相会!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4  发表于: 2019-05-24
20190523,早,晴,牛背鹭4。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5  发表于: 2019-05-31
20190527,早,晴,喜鹊离窝幼鸟1。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6  发表于: 2019-06-02
20190531,晴,梅园门口,外环绿化带,八哥2十幼1,珠颈斑鸠1十幼1;疏影湖,半成黑水鸡4,新出窝小pT4。梅树上新伯劳3。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7  发表于: 2019-06-04
翠园装修,观鸟间断,暂居家静待,得闲伺花,写几句阳台物候,如对花草有兴趣,请阅读至此的鸟友移步非鸟界绿野仙踪栏目,一草一人生,一花一世界,另有一番精彩。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8  发表于: 2019-06-08
20190608,听翠园出现一只白胸苦恶鸟,得翠园收获一九新款黑水鸡一窝6只。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59  发表于: 2019-06-20
20190619,5月23日听见得那一声大叫,这叫声太深刻了,当时在高大的杨树叶中寻找多时,无果,现在可以坐实,系噪鹃所为,这几天在闵行体育公园亲历其鸣。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0  发表于: 2019-09-03
翠园新记录:三只金翅雀。第六十四种鸟。
20190903,下午,阴,29度,得翠园。
翠园改造没有如期结束,仍在进行中,近日连续下雨,赶走了秋老虎,下午雨停,忍不住进园看看,进门不远,湖边榉树上有鸟争鸣,走近发现6只黑尾和三只金翅雀在一起覓食,金翅雀还是第一次在翠园看到,算是新鸟季的惊喜。鹊鸲家族壮大了,二变三;黄嘴白鹭从空中飞过;小pT是独生子;小黑水鸡三只,已是今年第三窝;灰喜鹊应该是在遛第二窝娃;喜鹊不知为啥今天放单?狗尾草熟了,分散各处的白腰文鸟又集中打猎了。
(黑尾蜡嘴雀6,灰喜鹊3,白鹡鸰1,棕背伯劳2,小PT4,黑水鸡8,夜鹭4,小白鹭4,黄嘴白鹭1,白腰文鸟30左右,鹊鸲3,喜鹊1。)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1  发表于: 2019-09-05
20190905,第65种鸟:蓝矶鸫
20190905.下午,雨,得翠园。蓝矶鸫1,是秋北军先锋,随着降温来到翠园。喜欢停在公园办公楼顶的栏杆上,见人就隐入屋顶,过一阵又走出来,在栏杆上散步,但总是在北侧靠杨树一侧,从不走到南面靠人行道一侧。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2  发表于: 2019-09-07
20190906,雨,下午,得翠园。刚入园,北方的乌云压了过来,顿时一阵大雨从空中倾下,一群八哥约有十五只从远处飞来,急速隐入杨树的密叶中,雨打树叶发出沙沙声,不时传出一两声八哥叫,仿佛是对骤然而至的大雨表示不满。陆续还有三四批难以辩认的鸟飞来避雨,极小的一群可能是白腰文鸟,前几天已发现它们集结在一块;一只有些褐红羽毛的应是棕背伯劳;听声有三只喜鹊和两只大山雀也加入避雨队伍;还有一只孤独的鸟比白头翁大一些从空中降入树冠叶伞中。一会儿雨小了,八哥们吵着飞向北面的樟树林,从树叶飞出一只白头翁和另一辨不清的鸟停在枯枝上,抖落羽毛上的雨水,左右张望正犹豫往哪里飞。
      在棚下躲雨的我,无意中发现昨天的蓝矶鸫意躺在管理房北门的台阶下,意外的台风带来的暴雨夜里夺了先锋勇敢的生命,不知它从哪里不远万里辛苦拼命飞到上海,肯定不会想到等待它的竟是这种结局,自然残酷,造化弄鸟!雨停,悻悻离园回家。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3  发表于: 2019-09-18
20190918,早,晴,得翠园。湖边的水烛全割光了,小pT尚能在水中央活动,黑水鸡只好逃离,有一只竟栖在盲肠湾边高高的银杏树上,其它的不知所终;陇上又来了2只黄嘴小白鹭,习性与本地鸟不同,喜欢在山地草丛中覓食,空中又飞过4只和小白鹭2;喜鹊2在杨树上吵个不停;一群灰喜鹊12只,有几只幼鸟,在樟树林里游荡;,白鹡鸰4,普翠1,红隼2,丝光椋鸟20十,白腰文鸟30十,八哥4,棕背伯劳2,黑水鸡3,小PT4。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4  发表于: 2019-10-02
Re:翠园观鸟(第六十六种鸟---纯色山鹪莺)
20191002,晴,下午,27度。听翠园河边上一群鸟在河边杨树上开会,沿在修的河滨观光道西行,道边30多几白腰文鸟在盲肠湾争食狗尾草籽,一只小白鹭停在高高的银杏树上休息;走到杨树对岸时,一大群丝光椋鸟,总数超百,正结束大会,像鸽子一样边在空中盘旋边向远方离去,只有十几只直接飞到对岸杨树林中;听翠园的桥正在修栏杆,与师傅们聊了几句,从他们中间过桥,远处河边一只小白鹭守在小区的排出口处,一会儿抓了一条十几公分长的鱼,满意地分走了。梅家弄桥下水烛上有一只小鸟上下窜跳,走近看淸是一只纯色三鹪莺,这时天色开始暗下来,一群十几只灰喜鹊吵闹着扫荡而过,惊起草地上一只灰鹡鸰。回来路看见三只小白鹭从空中飞过,一只夜鹭站在高压线上,一只棕背伯劳和一只喜鹊隔河在比嗓门大小。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5  发表于: 2019-10-03
20191003,晴,下午,听翠园。三只普翠,是新记录,一年多来,翠园只有一只出没;大草坪上出现一只白胸苦恶鸟,看来先前遇到的那只长期定居下来了,黑水鸡也上了草坪;见人走近,十几只灰喜鹊飞离草坪,飞上黄山栾树,隐入一片秋色中。河对岸挖掘机正在施工,引来三只黄嘴白鹭围观,象牛背鹭跟着拖拉机走,一只叼着一只青蛙迅速离开,其它二只在后面追,但动作慢了半拍,青蛙已成了腹中餐。空中不断地有八哥,小白鹭、夜鹭飞过。想巧遇一只过路鸟,但只见喜鹊和伯劳。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6  发表于: 2019-10-06
Re:翠园观鸟---树鹨归来
20191005,晴,29度,听翠园。8只树鹨重返翠园陇上:在草丛中吃食,见人走近,飞上附近的松树,抖动尾巴,叫着特有的声音,见无危险重又下地,继续吃食;水杉顶上一只鸟鸣,原来是久违了的灰椋鸟。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7  发表于: 2019-10-07
Re:翠园观鸟---乌鹟、灰纹鹟回来了。
20191007,阴,25度,听翠园。翠鸟在东西湖来回,该是为了避开我;四只白腰文鸟第一次在茨菇叶上覓食;一只黑头蜡嘴雀在杨树顶上唱着四节歌,三只幼鸟在海棠树下争食熟落的果子;小白鹭、夜鹭和灰鹡鸰在河边待着;灰喜鹊、八哥、喜鹊在高高的水杉顶上互应着;黄头丝光椋鸟、灰椋鸟成群地从黄山栾树顶飞飞停停而去;一对大山雀在柳丝间鸣叫;黑水鸡拖家带口与六只白鶺鸰在大草坪上争食;回来时在听翠园和得翠园交界处,固定松树的铁丝如期出现一只乌鹟,走近时惊起树下的八只树鹨;在被填小池边栾树上见到一对灰纹鹟,栖在枯枝上,向外旋飞一圈,捕了虫子又回到原处,不断地重复表演这固定的程式。快出东门时三只喜鹊饱食之余在枯枝上理毛,各种动作一一展现。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8  发表于: 2019-10-10
Re:翠园观鸟---第六十七种鸟:怀氏虎鸫,白腰草鹬、白眉鸫回来了
20191010,晴,29度。早上去银行,办完事直接进了梅园,第一批黑水鸡骨顶开始变红;一只白鶺鸰落在荷毯上,一下子就不见了;两只大山雀在栾树上争鸣;走进竹子时,一只鸟从眼前快速飞过,半程急转弯隐入梅树丛中,感觉是一只怀氏虎鸫,跑步追去,在东厕门口又看见它朝听翠园飞去,确认是一只怀氏虎鸫。从工地上绕进听翠园,果然追到了两只怀氏虎鸫,顺道收获一批棕头鸦雀,远处是灰喜鹊和喜鹊在叫;回时顺道弯进"客厅",白腰草鹬在值班,一会儿鹊鸲小姐来露了一个脸。
傍晚再次入园,湖前陇上一批丝光椋鸟在开会,见我走近,分五批飞离,每批都有二三十只,过了桥,道两边都是八角金盘密林,天已开始变暗,道中央有数只鸟在活动,看形态是鸫,见有杂音,飞高停在树枝上,走近拍时只能看清一只白眉鸫,2只怀氏虎鸫,疑是一只灰背鸫,角度欠清楚,腹部是红褐色,一只黄鼠狼跨路而过,这时一只黑黑的小鸟从树间飞落路面,飞速地又飞上树,拍后才知是一只大山雀,林子快彻底黑了,只有这只大山雀孤单地鸣叫着,返身离园,惊得一只棕头鸦雀尖叫着飞过道路,停在小树丛上,回头瞪了我一眼,仿佛被搅了清梦,很不满意。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69  发表于: 2019-10-12
Re:翠园观鸟---灰背鸫、鸲姫鹟回来了
20191011,早,晴,24度。起大早进园,正值鸟们早会,园中甚是热闹:三五只白鶺鸰在新筑的岸堤上追逐、打闹,一群白腰文鸟和麻雀组团吃狗尾草籽,八只喜鹊争相驱赶入境的八哥群,但对同一树上的白头翁和斑鸠却视而不见;普翠飞过湖面;进入水杉林边的小道,没有见到虎鸫,却见到七八只灰背鸫,见人就飞上高高的水杉冠中,静静地等待我离开;水边出现一群棕头鸦雀,附近一只灰鹡鸰边飞边捕虫;五只树鹨从陇上草丛中惊飞起来,尖叫着抖动尾巴落在枯枝上;错过一只眼前十几米出从道边八角金盘间窜到道边又紧急飞返的小鸟;返回时一只䧳鸲姫鹟从路北飞向路南,暂停在海棠枝上,被我打个正着。早起就是好,鸟多、热闹!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0  发表于: 2019-10-15
Re:翠园观鸟-白眉鹀、北红尾鸲回来了
20191015,多云,16度。早上进刚园,陇上有鸟鸣,上去见一群麻雀在银杏树,从藤条间挤出一只棕头鸦雀,喜鹊在对岸樟树上对鸣,一只北红尾鸲哥哥刚入麻雀群,上半年最后一次见到北红是4月4日,又飞来一只虎皮鹦鹉,去年同样十月中见了一只同样的鹦鹉,难道鹦鹉也成了侯鸟?虎皮鹦鹉嫌麻雀太嘈,飞向一颗枯柏树,棕背伯劳觉得鹦鹉好欺,从远处扑来,吓得鹦鹉逃入密林,三只白鹡鸰在河边看热闹。听翠湖边来了一只池鹭,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池鹭了。北小池回归了一只白腰草鹬,见人就飞。回来时陇上见到一只嘴巴橙黄的小白鹭。
下午再进园,听翠园陇后见到一只黄眉鹀,陇前见到一只白眉鹀,鹀们开始回归了。湖北大石后躲着一只苦恶鸟,好多天在西湖找不到它,原来跑到东湖来了,远远见人迅速逃入山上灌木丛中。
补记:最近见到的黄嘴鹭,从形态和习性来看,应该是今年新生的牛背鹭。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1  发表于: 2019-10-16
Re:翠园观鸟-第六十八种黑喉石䳭,北灰鹟、红喉姫鹟归来
20191016,听翠园:白腰草鹬1,树鹨12,灰鹡鸰2,夜鹭1,池鹭1,小白鹭2,普翠1,怀氏虎鸫1,北红尾鸲1,黑喉石䳭一对,北灰鶲1,黑尾蜡嘴雀1,红喉姫鹟1,大山雀4,喜鹊4,丝光椋鸟6,灰背鸫2,黄腰柳莺4,小PT,黑水鸡,棕背伯劳4,棕头鸦雀14,白鹡鸰12。黑尾蜡嘴雀头刚变、嘴全黄,比上次见面又成熟了一些,独自在吃树籽,前天同一位置还听见大鸟叫;湖边发现一只鸟从苇杆上飞向桂花树,随后又飞回苇杆上,待我迅速转到顺光方向,只拍到一只普翠,回家整理照片,前飞者是一只石䳭,苇杆成了魔术杆。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2  发表于: 2019-10-16
Re:翠园观鸟-Re:翠园观鸟-第六十八种黑喉石䳭,北灰鹟归来(下)
北灰鹟、红喉姫鹟回来了。杉道边偶遇一只小黄鼠狼,小脸超萌,一点也不怕人,如前几天黎安公园门口那只不吃饼干直爬裤管的小松鼠一样超可愛,前天湖边拍到的大家伙应该是其父母;想想翠园动物不少,还见过刺猬、蝙蝠、蛇、青蛙、蟾蜍等。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3  发表于: 2019-10-18
Re:翠园观鸟-画眉回来了
20191018,晴,26度。早上入园,又是受到白鹡鸰的舞迎,一树麻雀开大会,五只白腰文鸟安静地抓住枝杆,难得不吃不叫,旁听麻雀的高见;倒地的杨树上一只鹊鸲大嫂健步沿树干往上跑;两只普翠相向站在水边小水杉横枝,不知在交换什么信息;一围水烛都被割了:池鹭只得立在水中央的水胡芦上,黑水鸡、小pT看来又得搬家,白胸苦恶鸟更是没有藏身之处。杉林水边追一只新鸟时,画眉和灰背鸫小心地覓食。两只黄眉柳莺在满树桂花里捉迷藏;白腰草鹬来新河边熟悉新环境了;傍晚再次返回时,天色暗了,一只䧳北红尾鸲,随着我们从一棵桂花树飞到下一棵桂花树,仿佛家鸟一样粘人。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4  发表于: 2019-10-19
Re:翠园观鸟-第六十九种:游隼,黄喉鹀归来
20191019,晴,早,还没出小区,两只大山雀主动上门来迎接我,鸟鸣声让人心情特愉快,进园时白头鹎扶翁携童夹道欢迎:喜鹊、麻雀、八哥、椋鸟合奏交响乐,一路欢喜!湖里的水草快被割尽了,白胸苦恶鸟逃到北河,一块三米长不到半米宽的苇丛成了它的避难所,可怜身体都遮不全,冬天更不知如何过,头顶出现一只黄喉鹀;耳边传来画眉的叫声;杉顶停落一只黑尾蜡嘴雀,四声乐起;小河边又遭遇二只雌红喉姫鹟,昨天离得远无法确认,只见翘尾巴露出白毛,长得与它兄弟完全不一样;在区别两只北红尾鸲后,猛抬头一只鸟停在空中,谁有这本领,非鹰莫属;出门时又被鹊鸲大叔戏弄一次:变了声的沙哑在对岸樟树上响起,从音量判断肯定有一只灰喜鹊大小的鸟在卖力地叫,耐心等待,它终于从叶堆里飞出,过河来到栵树上,原来是鹊鸲,为什么上当的总是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