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9271阅读
  • 159回复

[原创]翠园观鸟(20201107,第九十一黄腹山雀)

楼层直达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5  发表于: 2019-10-20
Re:翠园观鸟-第七十种:白颊噪鹛
20191020,早,晴18度。刚进得翠园,听见一阵熟悉的鸟叫从陇上传来,正想爬山看个究竟,只见一只褐色的鸟从地面飞上枯树,抬头大叫一声,果如所料是一只白颊噪鹛。最早见到白颊噪鹛在徐浦大桥西桥头下,一群十几只;去年在黎安公园和体育公园各发现三四只,今年繁殖后都增加到七八只;看来是扩散过来;上海鸟名录中该给白颊噪鹛提级了。走到湖边,一只棕背伯劳可能过于专心捕猎对象,直到我走得很近才惊慌失措地大叫着冲飞入一棵球状石楠中,大叫不止,我围着石楠走了三圏它也不出来,最后跌跌撞撞地飞到一米外的一丛荻草边,一只在荻中过夜的小鸟惊得飞上旁边的继木,是一只纯色山鹪莺,羽毛上的露水还没有干。北河苇丛中出现一只白胸苦恶鸟,当按下快门后,照片中出现一只黑水鸡,真神奇!前几天是石䳭变翠鸟。出园时一只虎皮鹦鹉代替白颊噪鹛攀在枯树上。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6  发表于: 2019-10-21
Re:翠园观鸟-灰头鹀归来
20191021,早,晴16度。今天见到4只翠鸟,集中在一棵柳树,可能是翠家全体会议;灰鹡鸰也增加到3只,平常只见到一只;雄鹊有2只了;桂树上来了一只灰头鹀;北河畔小灌木丛上停了五只鸟:大山雀、雄北红尾鸲、䧳鸲姫鹟、䧳红喉姫鹟、雄鹊鸲,相安无事,各取所需,活泼又安静地组合在一起,混搭和谐!头顶上是另一番气象:铁打的水杉,流水的鸟------喜鹊、灰喜鹊、乌鸫、八哥、椋鸟、蜡嘴雀、白头翁,你方唱罢我登场。回时柳树上来了一只安静吃食的黄眉柳莺,走到淀浦暗桥时,挖掘机正在拆堰坝,土堆了一路,只得转回过新桥,边走陇上传来轻轻地鸟鸣声,抬头见是纯色山鹪一家三口,在紫叶李上,细观,小家伙正是昨天被伯劳惊出来的那只,眉很淡,昨晚费了我不少功夫确认,与父母在一块好认多了。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7  发表于: 2019-10-24
Re:翠园观鸟-红胁蓝尾鸲归来
20191024,晴,下午,听翠园。䧳红胁蓝尾鸲1,灰背鸫6,大山雀4,池鹭1,夜鹭2,小白鹭3,白鹡鸰8,灰鹡鸰2,白腰草鹬1,普翠3,北红尾鸲3,灰椋鸟4,八哥3,丝光椋鸟20,棕头鸦雀8,棕背伯劳4,喜鹊3,灰喜鹊15,鸲姫鹟1,红喉姫鹟1,白胸苦恶鸟1,白腰文鸟3,黄眉柳莺1,鹊鸲2,暗绿绣眼1,树鹨8。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8  发表于: 2019-10-25
Re:翠园观鸟-白腹鸫归来
20191025,下午,阴20度。池鹭的保护色太好,非常艰难地把TA从湖边分辨出来,终于拍到一张立照;同时在湖边收获的还有白腰草鹬,数日来只能眼睁睁地看其扭着白腰飞离池边,隐入树后;北红尾鸲、树鹨和红胁蓝尾鸲成了翠园秋冬标配;杉林数只鸫从步道飞上树,从灰背鸫中区别出一只白腹鸫;又遇上丝光椋鸟会餐,一百多只热聚大草坪,场面壮观!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79  发表于: 2019-10-27
Re:翠园观鸟-第七十一种:大沙锥
20191027,下午,小雨,听翠园,去图书馆还书回来,天下起了小雨,太阳在云中半隐半现,于是折进得翠园,只有一只伯劳和翠鸟在雨中坚守,其它鸟都不知隐到哪里去了。于是过桥进听翠园,北河里,水中浮着一截枯木,两端各站一只黑水鸡,中间立一只白胸苦恶鸟;红胁蓝尾鸲、黄腰柳莺、北红尾鸲、红喉姫鹟仍在水边活动,水杉给它们撑起了一片天挡风遮雨;八角金盘下聚了一群棕头鸦雀,过一会儿又来三只黄眉鹀,深处有一只灰背鸫在叶堆里忙碌;走过杉道,身边一米处惊出一只褐红色羽毛的鸟,向前飞了二三十米仍落在道上,仿佛受惊过度,愣在当地不动,嘴长、尾红,是一只大沙锥,待我试图靠近一点时,它清醒过来,急急奔入草丛中,再无踪迹。出林抬头,八哥、灰椋鸟在枯柏上对唱。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0  发表于: 2019-11-05
三道眉,大沙锥存疑。
大沙锥生境不对吧,可能是丘鹬
三道眉上海记录极少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1  发表于: 2019-11-09
回 80楼(xiaoxixi) 的帖子
谢谢指正!初涉观鸟,学业不精,常常困惑,盼多指教,交流学习。
大沙锥应该没错,腿比丘鹬长,个头比丘小,不到30cm,尾红,它在离水2米树下泥地上,被我路过惊起,贴地前飞二十米,落在道中,我拍下,侧影,当时它惊我也惊,天色也晚,照片欠清晰,但特征可见。飞行速度不算慢,没有上树。
三道眉本有存疑,当时镜头里看清了,但没有拍到,与白眉鹀不同,从我知道这种西瓜皮只有白眉鹀和三道眉,不知有没有其它种类,用排除法,归入三道眉。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2  发表于: 2019-11-09
老母白内瘴手术,离开了一段时间,不知错过了多少鸟。今日一早入园,两只画眉各据一根树,隔路对唱,婉转的歌声盖过所有其它鸟鸣,看来园里至少有三只画眉;早起,鸟也不多,只见北红尾鸲、鹊鸲、大山雀、白腹鸫、灰背鸫。下午外出办事,回程进梅园,湖水快抽干,正利用秋干大干水利,烂滩上只有一只小白鹭,全园只有一只黄眉鹀;绕进听翠园,北红尾鸲和红胁蓝尾鸲看来是定居下来,三只黄喉鹀在海棠树上吃虫,见人就躲;来到得翠园,路边树枝上挤着一对白腰文鸟,举镜,鸟后出现一大活人,原来一鸟友正在陇上树丛后拍文鸟,绕上陇,攀谈起来,白腰不给我们多言的时间,陆续来了三只文鸟,都是落在前鸟背上再挤入两鸟中间,二只变三只,三只变四只,四只变五只亲密无间,场面温馨。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3  发表于: 2019-11-13
Re:翠园观鸟-冬日春梦
昨晚下雨,直到中午天仍不爽,但伏案时间长了,大脑转速大幅下降,心想不如进园走走,说不定恶劣天气会出勇鸟。园中果然鸟稀声淡,十来天不见,回来了两只喜鹊;三只翠鸟各守一棵树;6只小白鹭隔湖遥对;神奇的水杉也只有灰头鹀、灰鹡鸰、北红尾鸲、大山雀和鹊鸲夫妇在留守;幸运的是近距离拍清那只神秘的白腰草鹬,今天兴致高,换着姿势让我拍个够。离园时意外遇上一树灰椋鸟,边走边组织刚拍的一幕:春风又至,枯树上长出一片、二片、三片••••••,树上挂满了叶子,一片叶子打开变成一朵花,很快满树都开满了花,雨打风吹花落去,再定眼,一只喜鹊成了树的唯一硕果,时间真快,由春一下又到了冬,正是我在冬日里的一梦。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4  发表于: 2019-11-17
Re:翠园观鸟-第七十二种鸟:灰树鹊
20191117,下午,阴,莘庄梅园。灰树鹊1,普翠1,灰背鸫1,白腹鸫1,画眉2,丝光椁鸟40,红胁蓝尾鸲1。
上海在准备迎接冬天了,今年的冬天来得有点迟。今天变天,是北方冷空气到前的序曲,资深观鸟人都说恶劣天气有勇鸟,于是坚持进园走一圈,如果没鸟就权当散步健身。果然一路冷清,平时河边钓者云集,此时只一老者坚守,篮中空空。相机都没机会取,到了湖边,黄山栾上聚一群丝光椋鸟,窃窃私语,不知讲些什么,仿佛是为了什么神密之事,正利用这个鸟少时机讨论密谋,见了人做猴狲散,看来真是心中有事。沿着杉水边前行,只见一只红胁蓝尾鸲羞怯地露个脸又躲起来,只有两只画眉在老地方翻积叶,还乘机下水洗个鸳鸯浴,让人看了脸红。过了桥,惊出樟树下的一只灰背鸫和一只白腹鸫,再往前就是界边,暂时桥门铁锁,正准备折返,这时河对岸传来"咕倒(注:发入声,气短、快止)"、"咕倒",前一阵刚在歙县西干山上练过耳,不错,是灰树鹊!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5  发表于: 2019-11-19
Re:翠园观鸟(18细雨)
风紧天寒雨细,鸟们却依旧四处活动。画眉2,白眉鸫10,灰背鸫3,红胁蓝尾鸲1,北红尾鸲1,树鹨10,柳莺1,小白鹭6,棕头鸦雀6,棕背伯劳1,鹊鸲1,大山雀2,丝光椁鸟8,灰椋鸟100,麻雀60,喜鹊6。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6  发表于: 2019-11-21
Re:翠园观鸟(20191120,晴,再入滴翠园)
大约一年前曾来过一次,当时开园不久,陇上湖中鸟儿不少,今日寒淡,只有湖中一只小PT,好在它也不寂寞,湖中还有两只大鹅和一只麻鸭陪伴,原以为是园方投放的,与园丁交谈才知,周围一居民从乡下带来准备吃的,一时没有地方养,就寄养翠园,需时来请,但鸭鹅一致决定留在湖中,从此翠园多了一景:鹅鸭戏梅。园里另有“陇隐林间”景观点,当年战国时期春申君治水的地方大致位置就是这里,园内人工湖旁有亲水平台,凭栏眺望,波光粼粼,树影婆娑,鸭与鹅语,仿佛在悄声诉说着千年前的故事。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7  发表于: 2019-11-21
Re:翠园观鸟(20191121第七十三新鸟:黄雀)
黄雀22,怀氏虎鸫1,灰背鸫1,白腹鸫2,画眉2,鹊鸲1,白腰草鹬1,普翠1,棕背伯劳1,黄喉鹀3,灰头鹀1,北红尾鸲1,红胁蓝尾鸲2,大山雀2,柳莺1,暗绿绣眼1,树鹨14,八哥3,灰椋鸟40,白鹡鸰4,灰鹡鸰1,棕头鸦雀8,白腰文鸟12,小白鹭6,小pT6,黑水鸡1。
昨天在小桥上被两保安拦住,告之前方不能通行,只得返回,今天又来到小桥,桥头柳树上有一只小鸟在柳丝上活动,举镜,逆光,黑黑的剪影,嘴不长,像是白腰文鸟,缓缓移步前行十米,回首再看是丝丝黑纹的白白下体,显然是一种新鸟,背是白头翁一样的橄榄绿,翼有亮黄道,黄眉,眼后有暗斑,头顶灰黄,间有浅黑点,仔细辩认是黄雀䧳鸟,细数柳叶里共藏十一只,只顾进食,一点没有把树下走动的人放在眼里。沿河走到淡水河前,对岸梅园栏杆下聚了有四十来只灰椋鸟,一反噪杂常态,出奇地安安静静,循着它们的目光往河边看,只见三只八哥正站在水里洗澡,八哥前后离水上树理毛,椋鸟也散飞上银杏树,原来椋鸟还有集体窥私的癖好。看完热闹回到桥头,柳树上空空如也,十米乌桕树上有鸟欢,走近一看还是刚才那群黄雀,不过队伍扩大了一倍,集体釆食刚成熟的白籽,饿狼扑食、倒挂金钟、二龙戏珠••••••,各种形态,彩叶间一派盛宴场面:喜庆丰收。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8  发表于: 2019-11-29
20191129,阴,听翠园。早起的鸟有食吃,早起的人有鸟看。进园一树蜡嘴雀,约24只,停在高高光秃的杨树顶上,一会儿冲锋下冬青树上,吃一阵冬青籽,又冲锋回高树顶,来回表演着,出园又是它们换到湖边水杉树,集体猎杀水杉果,碎渣纷纷,当另一鸟落上同一枝时,主人都嘴不停歇地吃,同时发出警告声"错丝,错丝",仿佛在说"找死,找死",入侵者顺从地飞离去无主枝上开吃起来。再次见到灰树鹊,今天跨过了淡水河,也停在水杉上,飞下来落在黄山栾上,光线比上次好些,看得比较清楚,但今天一声不吭。吵闹的是一群黄雀,约十六只,从空中飞过,有一只落后了,就顺势停在一棵乌桕树上,叫了几声,大部队急忙在空中旋了半个圈,调头全部下降到乌桕树上,边吵边吃,听声音甚是开心。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89  发表于: 2019-12-04
20191204,早,晴,霜,听翠园。不经意,已是冬天,入园被草地上的霜惊到:都市生活屏蔽了一切,偌大一个上海市有多少人见过霜,可能真是一个问题。兴奋地走上草坪,脚下传来细细的冰晶破裂声,深深吸一口旭日和光,鹡鸰的叫声都变得异常悦耳。朴树的叶子基本掉光了,一对柳莺追逐其中,冬日成了拍柳莺最合适的季节,夏日流一身汗也不见得能从柳绿找到这小精灵,拍到一毛半羽是常态,拍好了是运气。白腹鸫4,灰背鸫6,北红尾鸲1,红胁蓝尾鸲1,黑尾蜡嘴雀12,喜鹊2,灰椋鸟40。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0  发表于: 2019-12-06
20191205,公园改造基本完成,在进行最后植绿,树间陇上野草也在加快整理,公园是变漂亮了,但鸟们的覓食条件是越来越差,灰喜鹊首先上了海棠,吃那红红的果子,之前还没有见一只鸟吃过,红了一个多月,说明味道欠佳。2只黄喉鹀在杨树顶上,一只正飞过河,后面一只乌鸫追上,迫得很近,乌鸫可能是无意的,但鹀却吓了一跳,扭头返回杨树上,两只一起静静地待着,几分钟后再离树向西飞去。园里红胁蓝尾鸲一下多了起来,共5只,但还没有一只雄的,只有一只半䧳半雄的,身体暗黑,尾蓝显著,背浅黑不蓝,上体和腹都比雌鸟暗,胁也不明显。一只黄雀孤伶伶地在乌桕顶上吃白籽,喜鹊又在住电信塔上搬树枝,大冬天难道想结婚?前两天鸟友见凤头鹰也在筑巢,世界怎么了?(白腰草鹬1,灰背鸫8,白腹鸫4,北红尾鸲3,鹊鸲3,喜鹊3,灰鹡鸰1,柳莺3,树鹨2)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1  发表于: 2019-12-08
黑尾日---20191206
今天是黑尾日,杉树、乌桕树都是黑尾蜡嘴雀,公园出口处,一棵剪枝的樟树上停了六只喜鹊,周围一些树上还有四只,这是到目前为止翠园喜鹊家族最强阵容。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2  发表于: 2019-12-10
Re:翠园观鸟(20191210第七十四种新鸟:红尾鸫)
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鸟们都集中到浜里洗澡:八只灰背鸫、一只白腹鸫、一只画眉、一只北红尾鸲、一只红胁蓝尾鸲、三只乌鸫、二只珠颈斑鸠、一只灰鹡鸰,外加一群上百只丝光椋鸟,椋鸟们放得最开,站在水中全身潜入水中,可能鸟多浴场太小,有几只象小白鹭捉鱼一样从空中直接扑入水里,再游回岸边,真是神操作,椋鸟会游泳!
水边很热闹,桥边杨树顶上来了一只红尾鸫,距离足够远,一点也不怕人,静静地趴着,让我陇上陇下换角度拍,可能看我跑得辛苦,换脚转了一百八十度,半扭着头,真美!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3  发表于: 2019-12-11
Re:翠园观鸟(20191211第七十五种新鸟:山斑鸠)
功夫不负恒心人,每次进翠园总要对见到的每一只斑鸠都确认一下,今天总算等来了两只山斑鸠!
它俩与三只珠颈斑鸠同栖一棵槐树上,晒着暖和的太阳,见人从路上走过,三只珠颈和一只山斑飞走了,留下一只山斑,拍了几張照片,它又头尾换向,然后才飞去淡水河边水杉上,再追去时果是两只山斑鸠,待我转了一圈回来,这俩又回到槐树上,整个过程一声未发。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4  发表于: 2019-12-12
翠园观鸟---斑鸫归来
今天一早进园,保安站在桥头笑脸相迎,园里一下子多了许多游人,看来大家都在等待改造完成,刚开门就湧了进来,人多了许多,鸟也少了许多,黑尾蜡嘴雀三三两两地分小组活动,喜鹊、椋鸟在高高杉顶上各据一枝,北红尾鸲和红胁蓝尾鸲避开跑步的人流,躲入树林,鸫们尖叫着从一处飞往另一处,只有一只斑鸫小心翼翼地喝隔夜的椋鸟洗澡水;白腰文鸟也离开狗尾草陇,没入紫叶李;唯有两只柳莺天不怕地不怕的守护着越来越少的柳叶。
听翠园改造完成,感兴趣的鸟友可来一逛,与莘庄梅园有桥相通。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5  发表于: 2019-12-13
翠园观鸟---第七十六种鸟:扇尾沙锥
下午四点多才得空入园,太阳挂在屋顶,河对岸有人正摆姿势拍黄昏景色,想是要拍一張手捧赤阳的炫片。一路白头翁、乌鸫、麻雀都在准备归巢,直奔杉林,刚到桥头,看见一只鸟被两岸的鸫们追着赶,紧迫中落在桥不远水边,举着长嘴,是只沙锥,但后脚未停稳,前脚就起飞,往前窜了20米,隐在对岸,追过去,虽然它的隐身术高超,但背上三道明显的黄道暴露了身型,就是一只扇尾沙锥,把嘴尖插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入定般让我拍。让它陶醉,我继续前行,画眉只顾低头刨食,白眉鸫、白腹鸫从水边飞起。上路离河去大草坪,刚上草坪一鸟飞上乌桕树,是只雄红胁蓝尾鸲,待举起相机,镜头里什么也没有,以为它往前飞了,沿着大草坪往前追,刚走了一半,心想不快,红胁喜欢就近藏身,忙返回,果然它又停在原地,见我过来就隐入桂树里,一会儿又飞上乌桕,刚才肯定也是躲在桂树里,光线欠佳,一时没有发现,这时太阳已沉下地平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6  发表于: 2019-12-17
Re:翠园观鸟(20191215,三见灰树鹊)
20191215,多云,17度,听翠园,湖边海棠树上引来一大群灰喜鹊,心里想起什么时候它们能引来一个红嘴蓝鹊,转过弯,一只灰树鹊在榉树上觅食,这是最近第三次遇上灰树鹊,不知是不是同一只,如果是,就是灰树鹊喜欢上了翠园,选择翠园安家落户过冬。失踪几天的白腰草鹬又回来了。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7  发表于: 2019-12-22
Re:翠园观鸟(20191222,冬至)
今天冬至,雨天,按古谚"干净冬至,邋遢年",看来今年过年将迎来好天气。下了两天雨,肯定把鸟们郁闷坏了,果然进园见一大批椋鸟在开会,叽叽喳喳,一个吵字了得,那分贝不是两只耳朵可以盛下。黑尾蜡嘴雀三五小群地游击在乌桕树上,偶尔也有一只大山雀、北红尾鸲来小停片刻,被伯劳追得很狼狈的红胁蓝尾鸲小妹也会进树枝间躲一阵。二十几只黄雀见人就远飞,鸫们照例河两岸来回飞,只有两只灰背鸫则与一只画眉一齐刨蚯蚓,高高的水杉叶落得像中年男人的头:肉眼能见皮,不过比男人体面一些,头顶还是密密的,男人则是从顶上开始光。喜鹊最喜欢独立枝头,三只八哥通常会来接班。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8  发表于: 01-01
新年的艳阳代表2020年将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告别充斥着慌言的201X,已经开始有人在公园草地上釆喜喜菜,人们总是迫不急待地去釆摘那一点美好,来装点并不精彩的生活。湖里小pT在义务地为人们表演着新年的序曲,可能它们是真没有地方可去,其它的鸟们都不露脸,看来是昨夜跨年未归。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99  发表于: 01-05
阴雨了几天,好容易等到雨歇,进园近距离只见到一只北红尾鸲,虽然天气与十日前一样温润,草坪上草菇一片狼藉,树枝上的新芽又羞涩地合嘴,灰喜鹊丢下一个烂尾楼也不知跑到何处,十天前是另一番气象,大地噴薄,草菇带着春的气息争相挤出草丛,新芽从枝的各处张开小嘴努力品着春的味道,灰喜鹊欢欣地叼枝筑巢,爱情的甜蜜冲昏冬天的大脑,人们提兜追野菜,新年几天风雨把一切打回原形,不知2020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份?新消息是白鱀豚上路了,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