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9270阅读
  • 159回复

[原创]翠园观鸟(20201107,第九十一黄腹山雀)

楼层直达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0  发表于: 02-28
20200227,晴,上午,得翠园。由于武冠一个多月来一直宅在家中,今天出门取快递,顺便上马路走走,漫无目的,结果走到得翠园门口,看来潜意识中挂念着园里的鸟们,大门紧闭,门柱上张贴一白纸通知:自1月30日始休园!绕过水区从蔡兵美术馆前入园,园中无一人,也无只鸟,走到河边一只小白鹭孤零零地站在栏杆上,一点生气都没有,感觉整座园子都处于停顿状态。过河走到信号塔下才听到第一声鸟叫-----一对喜鹊正在搭窝。绕到"客厅",今天值班者是白腰草鹬,客人是两只灰头鹀;一会儿翠鸟回家顶替白腰,还带一个大个子客人:夜鹭。草地上蒲公英已黄色满地,紫叶李花骨点点满枝,有一二朵争春露白,吸引三只黄雀围观,叫声招来一对大山雀和三只暗绿绣眼,树墙外电线杆上三只丝光椋鸟不知在争论什么,离开客厅,道边一群树鹨在地面和树间窜着,海棠上停歇着灰喜鹊,远一点是斑鸠和乌鸫在赛歌。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1  发表于: 04-14
Re:翠园观鸟(20200411,第七十七种:田鹀)
20200411,疫情过后,进园的人还不多。喜鹊折枝在杨树上筑巢,杨树正开花抽芽,喜鹊可能喜欢上了树上的五彩风筝,第一次离开信号塔,在树上安家。杉树林下收获田鹀一枚,正是北归季,同时还有白眉鹀、灰头鵐;又见红胁蓝尾鸲一对,北紅尾鸲一只;樟树上栖着五只夜鹭,湖边一只小白鹭和一只池鹭在争地盘,池鹭败走;"客厅"里只有主人普翠、灰鹡鸰、白腰草鷸、鹊鸲,一个客人也没有。三只白颊噪鹛;白腹鸫、灰背鸫、怀氏虎鸫走得只剩下只影;树鹨还是成群,一只山斑鸠在一群珠颈之中,显得格外孤独,而椋鸟、八哥、灰喜雀都很热闹,但不抵一只棕背伯劳引人注目。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2  发表于: 04-18
第七十八种鸟:燕雀
20200418,阴,16度,白眉鹀1,北灰鹟1,燕雀1,白腰草鹬1,灰鹡鸰1,小白鹭4,夜鹭2,家燕4,暗绿绣眼4,棕头鸦雀5,灰椋鸟20,丝光椋鸟6,普翠1,白鹡鸰1,喜鹊4,灰喜鹊14,小pT4,黑水鸡8,池鹭1,山斑鸠1,八哥8,树鹨10,珠颈斑鸠,白头翁,乌鸫,麻雀,大山雀2,黑尾蜡嘴雀2,纯色山鹪莺1。
南回潮:北灰鹟是南回鸟的标志种之一,外加白眉鹀䧳雄一对,更确定了是南回潮,不过流到翠园只是其中一个波而已。
燕雀只顾低头进食,对毛莨的花情有独钟,一根筋地把一片之內的花瓣挨片吃个精光,站在地上吃不到,跳上枯枝接着吃。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3  发表于: 04-26
Re:翠园观鸟(20200422,猫上树想天鹅肉)
20200422,多云,傍晚。离园时乌云遮住了夕阳,天一下子暗了下来,仿佛夜提前来了,陇上一棵刚抽芽的银杏树上,掛了一团灰黑的东西,心想是哪位无聊把草抛上树,垂贴在树干上部,前走十几步,再看时竟从顶部伸出两只三角耳,这时才意识到是一只上树的猫,走近一看果然是一只蓝眼猫,看它享受的样子不是受激上树下不来的样子,肯定有人不知的目的,这时头顶由北向南飞过一只红隼,猫双眼充满了兴奋,难道它把空中的鸟当成了天鹅?上树就是为了等待天鹅来栖,为什么不上梧桐树去等?梧桐树正开花,说不定同时还能遇上凤凰,红隼平滑了一段距离,似乎注意到了猫的眼光,很是不屑:再鸟痴,看我啄掉你的眼!继续南飞奔向夜栖之树。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4  发表于: 04-26
Re:翠园观鸟(20200426,第七十九种鸟:一对白腹蓝鹟)
20200426,晴,早17度,一对白腹蓝鹟。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5  发表于: 04-27
Re:翠园观鸟(20200427,蓝色妖姫)
20200427,多云,17度。早上6点进园,围墙边昨天的一对白腹蓝鹟已离去了,又来了三只雄白腹蓝鹟,一路标准的鹟飞,停停走走,最终越过外环线又踏上北飞之旅。下午再进园,同一地点换成一雄两䧳,此姫真有些妖性,不知明天是什么变局,很期待。
20200428,晴,20度。早一雄二䧳;晩二雄三雌。一只灰背鸫。
20200429,晴,20度。早一雄鹊鸲,晚一䧳白腹蓝鹟。
20200501,小雨,30度,中午,二雄白腹蓝鹟。
20200502,晴,32度。早,一雄。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6  发表于: 04-30
Re:翠园观鸟(20200430,第八十种鸟:栗鹀)
20200430,晴,30度,莘庄梅园。栗鹀1,大山雀2,黑尾蜡嘴雀2,幼珠颈斑鸠1,幼棕背伯劳4。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7  发表于: 05-04
20200504,晴32度,早上7点入园,一只黑尾蜡嘴雀,正在给另一只喂食,但没有看清被喂者是幼鸟还是成年雌鸟,是前者表示父爱伟大;如是后者,则有藏娇之嫌。高樟上有鸟弱弱地叫着,努力分辨终于发现一只小鸟,是北灰鹟,第一发现北灰鹟会叫,且声音极低;乌桕树上一对灰纹鹟竞相秀着飞技,看来又来了一批鹟,果然得翠园、叠翠园今天都有灰纹鹟出现;八点桥上的门开放,进入梅园,梅山上一棵松树上两只鸟飞来落下,是两只白眉鸫,一会儿飞离时,引得旁边栾树上飞出十一只,共十三只白眉鸫,在空中盘旋两圈后,集体向西飞去,翠园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多白眉鸫;叠翠园第一次观察到白颊噪鹛,4只。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08  发表于: 05-12
LZ,请问翠园是不是就是我下图这一片区域阿?谢谢!


只看该作者 109  发表于: 05-12
很棒的观察记录啊!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0  发表于: 05-13
回 108楼(jimmiha) 的帖子
对,欢迎有空来观鸟,今天有北灰鹟、灰纹鹟、黑卷尾、黄鹂等。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1  发表于: 05-13
回 109楼(张木木) 的帖子
谢谢张老师鼓励。加倍努力!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2  发表于: 05-13
回 110楼(徽喜雀) 的帖子
了解了 打算周末过来看下呢,谢谢LZ哈!麻烦再请问下,如果我要转整个这一片,是不是应该沿着背面外环边的绿化走?那边是不是鸟会多点阿?看网上介绍,得翠园只是很小的一个公园,是不是真正观鸟的地方应该是靠近外环的绿化附近阿?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3  发表于: 05-13
Re:翠园观鸟(20200512,鹟戏连场
20200512,晴。自从四号看到灰纹鹟,每天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最少一只,最多五只,其中一只特别钟情桥头的栾树,截枝的圆面给它提供一个绝佳的舞台,方便以典型的鹟飞出击捕捉飞近的小虫,在我眼中则是一出空中芭蕾,早晚各要欣赏一台;有时桥头两侧各立一只,仿佛一对桥丁,忠诚地职守着大桥,目不转睛,盯着桥上人来人往,似有观人奇心,如果给它们配备相机,可以肯定能拍出有趣的人剧。更多的时候,它们随机地出现在任何一种树高冠顶的秃机上,一动不动,不知是在留念来处,还是在憧憬去处。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4  发表于: 05-13
翠园观鸟(20200513,第八十一种鸟:黑卷尾)
20200513,早,晴。网上常有人讲出为母则刚的故事,这可能不只是人类特有的行为,一切母亲在育儿时都会表现出这种转变:乌鸫为了捍卫鸫宝的蚯蚓产地,在水边与夜鹭争地盘,竟把比自己大得多的夜鹭赶跑了,跑路的夜鹭心中肯定无比委屈,这是我的领地,竟被一只泼辣的乌鸫大妈给抢了,好男不跟女斗,天黑了我再来,看谁跟我争!母亲不刚也不行,大山雀把一条绿虫交给孩子,刚转身,棕头鸦雀从树下草丛中飞出,直奔绿虫而来,小山雀与之搏斗,双双坠入草中,当小山雀回到枝头,已是手中空空,大声叫妈:隔壁大叔真坏!但我要感谢棕背伯劳妈妈为了护犊,把藏在乌桕树枝中的一支黑卷尾赶到了河栏杆上,一下子刷新了我的翠园鸟记录!谢谢侬!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5  发表于: 05-13
回 112楼(jimmiha) 的帖子
从虹莘路莘庄梅园进,8点~6点开放,现正是月季盛开时;从伟业路有小路进园,鸟主要在听翠园。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6  发表于: 05-13
回 115楼(徽喜雀) 的帖子
好的 了解 谢谢!请问听翠园是在伟业路的东边还是西边阿?这个听翠园在百度地图上搜不到哇。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7  发表于: 05-13
回 116楼(jimmiha) 的帖子
伟业路进来是得翠园,从蔡兵馆过桥是听翠园,听翠园往西是梅园。莲花南路东是叠翠园,莘朱路南是滴翠园,虹梅南路东到老沪闵路是闻翠园。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8  发表于: 05-13
回 117楼(徽喜雀) 的帖子
哦哦 非常感谢 这样就比较清楚啦!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19  发表于: 05-15
Re:翠园观鸟(20200514,矶鹬皇帝归来)
20200514,下午再次入园,不甘心这样错过黄鹂,但连声音也没听到,在淡水河边等候时,水位已落下去,种刚种上菖蒲的台地露出了水面,发现对岸菖蒲草边似乎站了一只鸟,举镜确认是只矶鹬,前年一直有一只矶鹬在莲花路口的小池里活动,常在邻近的两个水池边走动,自去年公园改造时,它的东西宫都被强拆后,再也没有现身,以为它会一直当流亡皇帝,不想今日皇帝归来,只是跑到最西边,不知它是否去过曾经的北阙?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0  发表于: 05-15
Re:翠园观鸟(20200515,第八十二种鸟:黑枕黄鹂)
20200515,阴,晚夜下了大雨,不顾地湿还是坚持一早入园,自一周前隔河听到莘庄梅园里的鸟叫,天天追踪,见过几次飞闪,总没拍到,在水杉秘境寻觅时,听到她隔水鸣叫,走到水边,发现出声的栾树叶深处一点亮黄,举镜静观,果然一只黄鹂在鸣,等了一会儿,她往树顶窜,先露出一个头,接着探出大半个身子,真是久盼的黄鹂,一会儿飞入边上柳树,歌声再起:黄鹂鸣翠柳,诗画再现!
       回程中,道中央又出现一点亮黄,似乎还有一些萤光效果,这不知是什么蜗牛?前后有两只。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1  发表于: 05-16
20200516,雨,27度。河里的鱼虾越来越多了,连着两天看见小白鹭从菖蒲台水中啄起肥虾,前天小白还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当虾多次入水就抓起,走了有十米远,但最后一次让虾逃脱了,小白一脸懵懂,不知发生了什么,不相信到嘴的虾失踪了!而回程中,灰纹鹟聪明多了,从草丛里抓了一只虎蝇,站在枝头一动不动,直到虎蝇不挣扎,才一口呑下;今天小白学乖了,省去游戏环节,直接下肚。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2  发表于: 05-19
Re:翠园观鸟(20200517,牛背鹭飞过)
20200517,三只牛背鹭飞过。秋天是西北往东南飞,现是东南朝西北还。一场夜雨断了鹟戏!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3  发表于: 05-24
Re:翠园观鸟(20200524,第八十三种鸟:戴胜)
20200424,晴,30度。早饭后进园,棕背伯劳已经长大独立活动,喜鹊家族开始遛娃,密林中有幼鸟叫,听声应该是棕头鸦雀,在路边等待时,陇上一只鸟从眼前不远处飞过,初以为是丝光椋鸟,飞过跟前时才发现是一只戴胜。18年家人曾在陇上草坪看到一只,但我在翠园是首见;记得14年在淀浦河边小区绿地曾有一对戴胜出没,前后近一年时间,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了,甚是可惜!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24  发表于: 05-26
Re:翠园观鸟(20200525,再见灰树鹊)
20200525,29度,阴,再见灰树鹊,停在淡水河边的高压线上。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