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42阅读
  • 3回复

[原创]歙县观鸟记(四天)

楼层直达
级别: 江湖儿女
       因老母白內瘴手术,于10月28日回到歙县。
      29日, 东方刚泛白,人还在床上,鹊鸲已在围墙上打卡;两只北红尾鸲在屋角上打斗得很欢;一群灰腹绣眼把楼前干枯的竹子弄得哗哗响,我再也睡不下去。吃过早饭,推着轮椅陪老母到府衙广场散步,广场东侧有几棵古树,原是一村庄的水口树,由于建高铁,移来栽在这里,从此成了鸟儿的乐园:明星是黑头、黑尾蜡鸟雀,一批大约有四十只,在几棵古树间来回停留,数量次之是一群灰腹绣眼,约有二十只,接下来是麻雀和白头翁,偶尔有一只白鹡鸰、北红尾鸲、大山雀、柳莺、棕头鸦雀、鹊鸲来添热闹,只有两只珠颈斑鸠一动不动地停在南谯楼屋脊上。
       中午,父母午休,我带夫人去屋后的长青山,从中山巷上山,到顶是长青中学,中学就设在山顶上,学校已搬迁,校舍大门紧锁,每日定点响起的电铃也安静下来,只有院內的高树和西坡的树林与往年一样热闹:蜡嘴雀在院里高大的槐树上聚会,头顶两只白腰雨燕在飞舞,暖和的天气让燕儿也贪恋徽州而乐不思蜀了;操场上,在一对北红尾鸲的指挥下,二只白鶺鸰正在进行操练,场边高大的一排悬铃木上三只大山雀在舞蹈,穿过操场走上下山的小路,迎面飞来一群红头长尾山雀,其中两只调皮地倒悬在房沿瓦尖上,扭着熊猫脸,从一片瓦飞跳到下一片瓦,砖瓦上不知生长着怎样可口的食物,让这一对萌娃流连忘返;下几级台阶,从水沟里惊出几只树鹨,尖叫、抖尾,标准化地飞上树冠;转过弯,內侧密草中聚集了十几只棕头鸦雀;走完一段下坡路,尽头是一块小菜地,今年皖南长旱,从夏干到秋,秋又干入冬,长青山的树草都失了颜色,只有这片菜地每天有人来浇水,显得一片葱绿,暖阳下群蝶飞舞,菜地边的一丛枯竹上停了两只斑姫啄木鸟,正在竹杆上打洞捉虫,再远一点石磅上有一丛茅草,三只白腰文鸟时隐时现;又是一个弯,下山的路更陡了,路外有一棵栗树,去年曾在这树上见到一只普通䴓,这次除了一只柳莺,什么也没有;再转两道弯,人已到居民楼后,一对鹊鸲来欢送我们离开长青山;与往年最大的变化是山上来了一群松鼠,外形与上海的一样,只是叫声更象鸟鸣,害得循声在树枝中找半天没有发现扁毛而是园毛家伙;有趣的是发现两只松鼠像猴子一样相互理毛。长青山虽小,却总给人惊喜:去年是䴓,今年是斑姫啄木鸟。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11-09
Re:歙县观鸟记(第二天)
每次回歙县总要去天主堂看看,这里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母亲的受难地,去年老母眼睛不好,是我推着轮椅一起去的,当时来了一对红嘴蓝鹊,甚喜,告之老母,老母说蓝鹊是常见的,不好意思说我在上海为了一睹蓝鹊芳容,竟从南到北几乎穿过整个上海去共青森林观那红嘴。今天不巧,铁将军把门,不知院里是哪只仙鸟值班。只好带母亲去多景园河边转转,今年大旱,长旱,鸟也少了许多,河边只有鹡鸰和红尾水鸲,总觉得歙县的鹡鸰个头比上海的大,可能是视角的关系,俯视总与平视效果差别大。红尾水鸲从河西桥到渔梁共有四雄一雌,从未在繁殖期回歙,很期待有机会回去看看幼鸟的模样。据说上海紅尾水鸲已时有出没,希望在上海也能看到。但河边出现了一棵魔树,先是窜出一只灰头鹀,接着是一只金翅雀,陆续三只树鹨离树,钻入水边正在开花的辣椒草草丛中,又是一只红喉姬鹟,正当我感慨此树竟藏了这么多鸟时,远处又飞来一只翠鸟停在水面上凌空的枯枝上,翠鸟刚落定,树冠又传来两只棕头鸦雀的叫声,看来是树上披挂密集的藤条有关,周边的树都很纯粹,只有这一棵树爬满的藤蔓,且开始干枯,肯定有许多种子,也藏长了不少虫子,所以成了鸟的集中营。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11-10
Re:歙县观鸟记(第三天)
又是中午出门,难得回家一趟,总想多陪陪年迈的父母,只有在他们午休时出门,好在县城很小,两个小时足够观鸟,只是时间段欠佳。每次回乡必去三个地方:天主堂、渔梁和西干山,今天去爬山。出了西门,过河西桥,穿过披云山庄,山门上立着一身彩装的北红尾鸲,一路台阶直达山顶,只有一只不知名的鸟在高高松顶上啼笑,连个肚版都没捞着,强阳光下的剪影,特征全无。今年的深秋没有一丝寒意,身微汉,只得脱外衣扎在腰间,转过一个山头,有一下山的小路半山腰是柯老市长和兰夫人陵,每次都去行注目礼,这次时间紧,直绕下一山头,凹处一只黄眉鹀在孤独地哭泣,突然一声大叫从背后传来,转身细寻,树杈下露出一只鸟的下半身,待准备靠近,它尖叫着窜下山去,很快明白是一只灰树鹊,因前行时,在山顶看见一只与其一样的鸟发出一样的叫声,远离不近,但能辨认出是灰树鹊。再往前已无路,但沿山脊新清理出一条防火道,走起来不太艰难,于是又转了两个小山头,半山腰有鸟叫,于是顺道下山,又是两只灰树鹊,西边坡上传来一阵小鸟的吵叫,越叫越近,仔细观察发现是一群红头长尾山雀,在山上表现得比公园里野多了;顺坡走滑了十来米,又来一阵鸟浪:十几只棕头鸦雀吱吱喳喳地越过防火道;头顶上则是一群绣眼,在上海没有见过这样成群的;三只斑姫啄木鸟不顾周围的吵闹,专心地啄自己的心爱;沿坡小心往山下撤退的是十几只灰眶穂鹛,等我追上时也到山脚,是原树酯厂厂基地,地上长满了荻草,两只纯色山鹪莺在其间穿梭;一身是汗,马路上是骄阳,只得下到河边,沿碎月滩边树荫下返回,水边意料中的红尾水鸲和白鶺鸰,间飞前行,象引路者,大栗树上三只大山雀争吵着,不知是为了分虫子,还是为了讨论怎样吃坚硬的栗子;水边枯柳引来一只红喉姫鹟驻足长息。河风一吹,身体顿觉舒服了很多。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11-11
Re:歙县观鸟记(第四天)
家中有事,起大早送夫人去长途汽车站回沪,送车出站,顺道去七里头长兄家小坐,小弄里鸟儿夹道欢迎,鸟儿们似乎像徽州人一样偏爱白墙黛瓦,虽是常见的麻雀、斑鸠、白头翁、北红尾和鹊鸲,但歌声却格外动人。
回城时专弃车沿山根步行回县城,一是重温当年求学时常走的路,二是电视塔山谷里鸟群在等我。当年沿河的农田,现在全变成了高楼大厦,一点原来的影子也找不到,要不是一路不变的山型,还真不知身处何地,故乡成他乡。
绕进电视塔山谷变化不大,只是谷中夹的草地被居民辟为菜地,地边草墙上一只棕背伯劳正在吞食一只蚂蚱,歙县棕背伯劳很少,这是首见。徽州人喜食一种长梗白菜,成片的白菜间传来一只鸟鸣,随着菜叶抖动,知其运动轨迹,静观二十分钟,在菜地尽头终于看见一只纯色山鹪莺露出头来,见人扭头又复没在白菜绿中;往山谷里走,车声渐远,鸟声渐多:北红尾鸲在这个季节遍地都是;一只画眉无息地在山坡树下窜行;大山雀从不放过热闹场面;绣眼成群地戏嬉;半山腰密林中、树冠上,更多的鸟在鸣叫,但不得一睹芳容,快到谷底时,站下来与正在挖红薯的大妈聊几句,一只鸟飞落篱笆上,离我只有两米,是一只新鸟,它的眼比我的更惊奇,仿佛在问,你来此贵干!我还来不及取相机,它己到了沟边树上,细观竟是三只棕颈钩嘴鹛。
低头看表,已是十点半,急急调头回家,老父每天十一点定时开饭,铁律不能破。
这是此次歙县观鸟最后一天,随后三天都将在医院二十四小时陪护老母动手术。
希望来年能得见黄喉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