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904阅读
  • 3回复

[原创]上海市鸟类名录2020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版主

— 本帖被 石在水 执行置顶操作(2021-04-08) —
上海市鸟类名录2020

    上海市鸟类名录2020的种类统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名录的分类系统根据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11.1进行排列。由于2020年度IOC World Bird List从version 10.1更新至version 11.1,根据其更新的内容,上海市鸟类名录2020相较于上海市鸟类名录2019亦作出了调整。本年度的名录还涉及到本市的新记录种和鸟种的分级变动,其主要的变化有:

一、分类变动:
1. IOC World Bird List对非雀形目的各目排序做了较大的调整,调整后名录中各目的排序为:雁形目Anseriformes,鸡形目Galliformes,夜鹰目Caprimulgiformes,雨燕目Apodiformes,鸨形目Otidiformes,鹃形目Cuculiformes,鸽形目Columbiformes,鹤形目Gruiformes,鸊鷉目Podicipediformes,鸻形目Charadriiformes,潜鸟目Gaviiformes,鹱形目Procellariiformes,鹳形目Ciconiiformes,鲣鸟目Suliformes,鹈形目Pelecaniformes,鹰形目Accipitriformes,鸮形目Strigiformes,犀鸟目Bucerotiformes,佛法僧目Coraciformes,鴷形目Piciformes,隼形目Falconiformes和雀形目Passeriformes;
2. 069A 蓝胸秧鸡Slaty-breasted Rail Lewinia striatus
    074A 红胸田鸡Ruddy-breasted Crake Zapornia fusca
    075A 斑胁田鸡 Band-belliedCrake Zapornia paykullii
    076A 红脚苦恶鸟 BrownCrake Zapornia akool
    077A 小田鸡 Baillon'sCrake Zapornia pusilla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Slikas et al. (2002),Kirchman (2012),Dickinson &Remsen (2013)以及Garcia-R et al. (2014, 2020)等的建议,将蓝胸秧鸡由Gallirallus属改置于Lewinia属,将小田鸡、红胸田鸡和斑胁田鸡由Porzana属改置于Zapornia属,将红脚苦恶鸟由Amaurornis属改置于Zapornia属,并对秧鸡科Rallidae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文后名录。
3. 102A 白脸鸻 White-faced Plover Charadrius dealbatus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Kennerley et al. (2008)、Sadanandan et al. (2019)以及Wang et al. (2019)等的建议,将繁殖于我国东南沿海一带的原环颈鸻的dealbatus亚种分拆升级为独立种Charadrius dealbatus,中文名为白脸鸻,英文名White-faced Plover。
4.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Shakya et al.(2020)的建议,对卷尾科Dicruridae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文后名录。
5.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Shakya & Sheldon(2017)的建议,对鹎科Pycnonotidae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文后名录。
6. 381A 白喉林莺 Lesser Whitethroated Currucacurruca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Voelket& Light (2011),Dickinson & Christidis (2014)以及Cai et al. (2019)等的建议,将白喉林莺由Sylvia属改置于Curruca属,
7.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Cai et al.(2019)等的建议,新设立鸦雀科Paradoxornithidae,将原莺鹛科Sylviidae下属的雀鹛类和鸦雀类划入该科之下,并对科内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文后名录。
8. 382A 震旦鸦雀 Reed Parrotbill Calamornis heudei
    IOC World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Cai et al. (2019)的建议,将震旦鸦雀由Paradoxornis属改置于Calamornis属。
9. 384A 栗颈凤鹛 Indochinese Yuhina Staphida torqueola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10.2根据Cai et al. (2019)的建议,将栗颈凤鹛由Yuhina属改置于Staphida属。
10.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 将鹛科Timaliidae和噪鹛科Leiothrichidae置于绣眼鸟科 Zosteropidae之后。并根据Cai et al.(2019)的建议,对科内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书后名录。
11.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根据Olsson & Alström (2020)等的建议,对梅花雀科Estrildidae的鸟种排序进行了调整,具体可见文后名录。
12.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1.1根据Salter et al. (2019)的建议,对鸱鸮科Strigidae的种间排序进行了调整。并根据系统发育分析,由于领鸺鹠Glaucidium brodiei和巽他鸺鹠Glaucidium sylvaticum与同属的其他鸺鹠亲缘关系并不密切,而是与Micrathene属和Xenoglaux属组成了一个独立的分支,且与猛鸮亚科Surniinae中其余物种的亲缘关系密切。因此,恢复Taenioptynx属的有效性,将该两个物种置于其中,名录中领鸺鹠的拉丁名改为Taenioptynx brodiei

二、英文名变化:
1. 063A 火斑鸠 Red Collared Dove Streptopelia tranquebarica
    IOC WorldBird List version 10.2将火斑鸠的英文名由Red Turtle Dove改为Red Collared Dove。

三、年度新记录种:
2020年度,上海市鸟类共增加9个A类新记录鸟种、1个新记录亚种、1个E类鸟种和1个F类鸟种。
(一)、A类新记录鸟种:
1. 034A 长尾鸭 Long-tailed Duck Clangula hyemalis
    2020年12月31日,马晓辉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南部的一处池塘内,发现并拍摄到7只长尾鸭,其中2只雌鸟,5只第一年雄鸟。雌鸟头顶黑色,头部至颈部白色,脸侧具黑色圆斑;胸部褐色,其余体下白色,背部深褐色,肩羽具褐色羽缘。第一年雄鸟羽色多变,头顶随个体不同具深浅不一的黑色,脸侧亦有深浅不一黑色圆斑,其中3只嘴部的粉色斑较明显,而其余两只则不甚明显;胸部的黑褐色也因个体不同而有差异,背部黑褐色,均具明显的白色肩羽,尾部较短,无成年雄鸟的长中央尾羽。
    长尾鸭为中型潜鸭类,体长38-54厘米。主要繁殖于亚欧大陆和北美洲的极北部,在西北太平洋主要越冬于阿留申群岛、勘察加半岛、千岛群岛至日本和朝鲜等地,在我国多处均有少量的越冬记录。IUCN国际濒危动植物红皮书(Red List)将其列为易危(VU)物种。此次在上海地区出现,应为受到较强寒潮的影响,而迁往南方的游荡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2. 095A 欧金鸻 European Golden Plover Pluvialis apricaria
    2020年1月17日,诸仁在浦东新区三三公路附近,拍摄到1只欧金鸻混群于一群凤头麦鸡之中。其外形特征与本市已有记录的金斑鸻冬羽十分相似,其上体均为黄褐色与黑色相杂的斑点,但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其翼下覆羽为纯白色,与金斑鸻和尚未有记录的美洲金鸻的灰褐色明显不同;且飞行时脚尖不突出于尾羽,与金斑鸻的脚尖略突出尾羽亦不相同。
    欧金鸻为中型鸻类,体长25-28厘米。主要繁殖于欧洲北部至西伯利亚西部地区,越冬于欧洲西部和南部以及中东和北非等地。近年来在我国河北省北戴河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曾有过记录。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越冬期至本市的迷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3. 102A 白脸鸻 White-faced Plover Charadrius dealbatus
    根据薄顺奇提供的影像记录,2017年6月12日,在崇明区横沙岛东滩区域曾拍摄到1只白脸鸻。其头顶及背部灰褐色,体下均为白色,深褐色的领环于胸前断开,外形特征与环颈鸻相似;但其脸部几乎纯白,无环颈鸻的褐色或黑色过眼纹。
    白脸鸻原为环颈鸻的dealbatus亚种,主要繁殖于我国福建省至海南省的沿海一带。在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10.2中,已经将其升级为独立种。之前本市曾有过的dealbatus亚种记录,但在近年来的多次观察记录后,均应为nihonensis亚种。此笔在横沙岛的记录应为白脸鸻的首次记录,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4. 222A 林鵰 Black Eagle Ictinaetus malaiensis
    2020年3月15日,薄顺奇在奉贤区海湾国家森林公园进行鸟类调查时,发现并拍摄到1只林雕。其体型明显比同时出现的普通鵟大出甚多,全身近黑色;两翼为长方形,甚宽而长,基部略窄。初级飞羽基部具不明显的浅色斑纹,翼指7枚甚长。尾羽亦较长,具不明显的浅色横纹。
    林雕为大型猛禽,体长67-81厘米,翼展164-178厘米。在我国主要分布于浙江省、福建省、台湾省、广东省至云南省等地的山区林地,国外主要分布于南亚至东南亚地区。在我国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越冬后期或迁徙期至本市的游荡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5. 275A 赤红山椒鸟 Scarlet Minivet Pericrocotus speciosus
    2020年1月17日,赵天天、徐曦和曹碧缨在金山区漕泾镇老沪杭公路附近进行鸟类调查时,发现并拍摄到5只赤红山椒鸟雌鸟。其前额至眼部上方黄色,至头顶逐渐变为灰色,头顶后部、脸部、枕部至背部均为灰色;腰部至尾上覆羽黄色,中央尾羽黑色,其余外侧尾羽黄色;体下颏部、喉部至腹部均为黄色;两翼黑色,具黄色倒“V”字形翅斑。相似种长尾山椒鸟仅额基和眼先为黄色,颏部偏白,背部沾黄绿色;短嘴山椒鸟前额黄色更深色,且耳羽及颊部亦沾黄色。根据分布推测,其应为华南亚种fohkiensis
    赤红山椒鸟为中型山椒鸟类,体长19厘米。在我国主要分布于自西藏自治区至江西省和福建省的广大华南地区,国外分布于东南亚地区。近年来在浙江省南部亦有记录,于此次记录同时的1月中旬,安徽省黄山地区和江苏省苏州市,亦记录到一定数量的赤红山椒鸟群体。相信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冬季向北部扩散的游荡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6. 278A 琉球山椒鸟 Ryukyu Minivet Pericrocotus tegimae
    2020年11月6日,Kai Pflug在浦东新区南汇观海嘴公园停车场附近,观察并拍摄到1只琉球山椒鸟雄鸟。11月9日,在同一地点又有多名观鸟者发现并拍摄2雄1雌、共3只琉球山椒鸟。其雄鸟眼先黑色,前额白色,并形成白色窄眉纹延伸至眼后,头顶、耳羽、枕部至背部深灰色,颈侧至胸部暗灰色,其余下体白色。雌鸟羽色更浅,头部仅眼先部分白色,无明显眉纹。本市已有记录的灰山椒鸟和小灰山椒鸟与之比较相似,但灰山椒鸟雄鸟前额白色更宽,且白色部分至眼后,胸部也较白而无明显的灰色;小灰山椒鸟眼先黑色部分更窄,白色前额及眉纹更宽,两胁和腰部皮黄色。
    琉球山椒鸟为中型山椒鸟类,体长18-21厘米。主要分布于日本的琉球群岛,在当地为留鸟,近年来向北扩散至日本的九州岛南部以及本州岛西部和四国岛等处,在我国台湾地区南部和韩国亦有记录,这次记录为我国大陆地区的首次报道,之后在江苏省、浙江省和福建省均有琉球山椒鸟相关报道记录,其中浙江省台州市于2014年2月11日已有影像记录(陈豫)。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可能为迁徙期向外扩散的游荡旅鸟,亦不能完全排除搭乘远洋货轮而来的可能性,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7. 350A 叽咋柳莺 Common Chiffchaff Phylloscopus collybita
    2020年1月21日,陈骐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内,发现并拍摄到1只叽咋柳莺。其上体均为灰褐色,眉纹皮黄色,无顶冠纹;两翼略带橄榄绿色,无翼斑,三级飞羽突出较短;体下均为污白只皮黄色。根据其特征及分布区域判断,应为tristis亚种。另外根据ebird网站的观鸟记录,2014年11月22日,德国观鸟者Kai Pflug也曾经在南汇东滩禁猎区内拍摄到1只叽咋柳莺。
    叽咋柳莺为中小型柳莺类,体长11-12厘米。广布于欧亚大陆地区,tristis亚种主要繁殖于西伯利亚北部至东北部,越冬于印度等地,在我国东部地区以及朝鲜本岛和日本等地均有少量越冬记录。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冬季迁徙扩散至本市的游荡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8. 446A 蓝额红尾鸲 Blue-fronted Redstart Phoenicurus frontalis
    2020年1月4日,张凯在闵行区闵行体育公园内,记录并拍摄到1只蓝额红尾鸲。其头部、背部以及颏部、喉部至上胸深蓝色,具棕褐色羽缘;腰部、尾上覆羽及下胸至腹部棕红色;两翼黑褐色,具一道浅色窄翅斑;中央尾羽黑色,其余外侧尾羽红褐色,具黑色宽端斑。根据其特征判断,应为蓝额红尾鸲的第一年雄鸟。
    蓝额红尾鸲为中小型鸲类,体长14-16厘米。在我国主要分布中西部诸省市区,国外分布于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本市临近的江苏省(2017年句容市)和浙江省(1985年瓯海市)亦曾有过记录,近年来在台湾省也有数笔有记录。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冬季向东部地区迁徙扩散游荡旅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9. 456A 石雀 Rock Sparrow Petronia petronia
    2020年6月7日,孙明明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记录并拍摄到1只石雀。其体型粗壮,整体多为浅沙褐色。头部具明显的深褐色侧冠纹及过眼纹,浅色眉纹长而粗壮;背部密布深褐色纵纹,两翼黑褐色具浅色羽缘;上胸有一个显著的黄色斑块,胸部及两胁具深色纵纹。嘴部较粗壮,上嘴灰色,下嘴基部肉色。根据其分布判断,应为brevirostris亚种。
    石雀为中小型雀鸟,体长14-17厘米。主要分布于非洲西北部至亚洲中部地区及蒙古国等地,在我国分布于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甘肃省、青海省、四川省,东至内蒙古自治区和北京市等地。此次在上海地区的出现,应为游荡至本地的迷鸟,因此将其列为A类鸟种。

(二)、新纪录亚种:
1. 465A 白鹡鸰 White Wagtail Motacilla alba
    2020年1月21日,Huang Kaichi(网名)在松江区佘山镇月湖公园内,发现并拍摄到1只白鹡鸰。其前额至眼周和眼后,以及喉部为白色,嘴基至脸部黑色;头顶前部黑色,后部至整个背部均为灰色;颈侧至胸部的黑色形成围兜状,其余体下均为白色。羽色与本市已有分布记录的四个亚种的白鹡鸰均不相同,经过比对图鉴和咨询相关意见后,确认其为新疆亚种personata的雌鸟冬羽,为上海市的新记录亚种。

(三)、E类鸟种:
1. 1006E-d 白眉黄臀鹎 Yellow-vented Bulbul Pycnonotus goiavier
    2020年9月5日,ZP PAN(网名)在宝山区吴淞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内,发现并拍摄到1只白眉黄臀鹎。白眉黄臀鹎主要分布于远离本市的缅甸、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在当地均为留鸟或仅向周边地区进行短距离扩散。从本次记录的照片来看,其羽毛完整无捕捉饲养的痕迹,且在本地花鸟市场中均未曾出现过该鸟种,因此我们推测其很可能于当地的港口跟随往来的船只而来到上海地区,将其列为E-d类鸟种。

(四)、F类鸟种:
1. 2025F 北长尾山雀 Long-tailed Tit Aegithalos caudatus
    2020年5月6日,Happy爸爸之大道自然 (网名)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内,观察并拍摄到1只北长尾山雀。北长尾山雀主要分布于距离上海地区较远的西伯利亚至我国东北地区,且见于鸟类贸易市场中。从拍摄到的照片来看羽毛略显凌乱,很有可能是人工饲养后于笼中逃逸的个体,因此将其列为F类鸟种。

四、鸟种分级变动:
2020年度,有5个鸟种的分级发生了变化。
1. 241A 大鵟 Upland Buzzard Buteo hemilasius
    2020年12月27日,赵天天在崇明区东滩候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观察并拍摄到1只大鵟。此前仅见于Sowerby (1943)的报道,他曾于上海地区捕捉获得过数只大鵟的标本,La Touche (1934)也曾于佘山岛捕获过一只雄性标本并做了详细的描述。本次记录是77年以来上海市第一次确切的野外记录,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2. 318A 蒙古短趾百灵 Mongolian  Short-toed Lark Calandrella branchydactyla
    2020年9月14日,时敏良在崇明区横沙岛东部进行鸟类调查时观察并拍摄到1只蒙古短趾百灵。此前仅见于La Touche (1934)的报道,其曾对一只于1908年4月7日采集于佘山岛的蒙古短趾百灵的雄鸟标本进行了详细描述,并提及1908年4月和1911年4月,唐启旺曾在佘山岛上捕获过不少短趾百灵标本。另外2015年5月4日,在横沙岛记录到的亚洲短趾百灵,也应为蒙古短趾百灵,因此将分类级别由C类变为A类;
3. 327B 红耳鹎 Red-whiskered Bulbul Pycnonotus jocosus
    红耳鹎在传统上主要分布于我国南岭以南的华南地区至云南省等地,野外的个体常会被捕捉作为笼养鸟。自2002年起,本市就陆续开始有红耳鹎的观察和繁殖记录,相信这些记录都是笼养逃逸后的个体。近年来,随着观测到的繁殖记录日趋增多,特别是市区内的不少地点已经有连续数年的稳定繁殖记录。我们认为红耳鹎在上海的野外生存状况,已经到达可以调整分级的状态。因此将其分级由F类更改为B类,并定期对其状态进行评估。
4. 328A 白喉红臀鹎 Sooty-headed Bulbul Pycnonotus aurigaster
    2020年3月26日,王屹在徐汇区华泾绿地附近观察并拍摄到3只白喉红臀鹎。此前的2019年4月28日,在崇明区崇西湿地曾有该鸟种的记录,但当时未能获得影像记录。这次记录拍摄到的照片中,3只白喉红臀鹎的羽色及状态均比较自然,无明显的捕捉或者人工饲养痕迹,很有可能是迁徙期扩散游荡至上海地区的个体,因此将其分级由E-a类更改为A类。同年6月21日,薄顺奇又在上海动物园拍摄到白喉红臀鹎的幼鸟。
5. 386A 日本绣眼鸟 Warbling White-eye Zosterops japonicus
2020年1月1日,赵军在长宁区水城路附近观察并拍摄到2只日本绣眼鸟。此前的2019年10月至12月,张笑磊、章麟以及Kai Pflug等在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禁猎区曾经数次记录到该鸟种,但一直没有拍摄到清晰完整的照片,此次的影像记录可以清楚看到其前额与头顶颜色相近,无明显的浅黄色;胸部至体侧均为浅酒红色,与暗绿绣眼鸟的浅灰色亦有区别。其后的1月4日,袁珂等又在浦东新区滴水湖附近,再次记录到2只日本绣眼鸟并拍摄到照片。因此将分级由E-b类更改为为A类。

    另外,从本年度开始,“上海鸟类名录”中新增居留型(Resident Type)和可见度(Visibility)的条目,并定期根据鸟种的变化状况对其进行更新。
    一、本名录的居留型主要参考黄正一(1993)《上海鸟类资源及其生境》书中“上海地区鸟类调查总表”里的相关内容,并根据最近十多年以来上海鸟类年报中的数据,对部分居留状态有变化的鸟种进行了更新。但一些近年来无记录或记录很少的鸟种,因缺乏足够的记录数据支持而继续维持其居留型,待今后有足够记录数据后再予以评估。对于有多种居留型的鸟种,原则上以最常见的居留型为准,此外,对于部分达到一定稳定记录数量的鸟种,新增了次居留型。鸟类的居留型根据传统的定义一般分为:留鸟、夏候鸟、冬候鸟、旅鸟和迷鸟等5个大类。而本名录中的旅鸟根据不同的状况,又分为过境旅鸟和游荡旅鸟。
    各居留型的定义为:
1. 留鸟(Resident):全年均有稳定的记录,在本市有稳定繁殖、且不做迁徙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R;
2. 夏候鸟(Summer migrant):从其他地方迁徙而来,夏季在本市有可靠繁殖记录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S;
3. 冬候鸟(Winter migrant):从其他地方迁徙而来,冬季在本市有稳定越冬记录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W;
4. 过境旅鸟(Passage migrant):每年于春秋的迁徙期,稳定过境途经本市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Mp;
5. 游荡旅鸟(Vagabond migrant):分布区或迁徙路线距离本市不远,由于各种自然因素在夏季或冬季出现于本市,但无可靠繁殖记录或稳定越冬记录,或在春秋季迁徙期不固定的游荡至本市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Mv;
6. 迷鸟(Vagrant):分布区或迁徙路线远离本市,因各种自然因素偶尔出现在本市的鸟种,名录中的缩写为V。
    二、本名录的可见度则根据最近十几年以来,对本市的观鸟记录中各鸟种的记录地区、出现频次、记录数量等相关数据进行评估以后分为三档:常见(Common)、少见(Uncommon)和罕见(Rare)。具体可见文后的名录。

    经过以上更新后,截至2020年度,上海市鸟类A类至D类的鸟种共计22目79科245属506种,占全国鸟类种数的34.0% (506/1489)。其中非雀形目鸟类21目41科142属272种,雀形目鸟类38科103属234种。列入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10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69种;列入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Red List)极危(CR)物种6种,濒危(EN)物种9种,易危(VU)物种24种。按鸟种分级统计:A类鸟种480种,B类鸟种1种,C类鸟种18种,D类鸟种7种;另有E类鸟种15种,F类鸟种57种。上海市鸟类名录2020的具体种类排列可见文后的名录。



上海野鸟会记录委员会

2021年1月
参考文献:

1. BirdLifeImternational. 2020. Birdlife Data Zone species factsheets. http://datazone.birdlife.org/species.Accessed 28 December, 2020.
2. ChinaBird Report Ed. 2020. The CBR Checklist of Birds of China v8.0. [中国观鸟年报编辑. 2020. 中国观鸟年报-中国鸟类名录8.0版. ]

3. Gill F, D Donsker & P Rasmussen (Eds). 2021. IOC World Bird List (v 11.1). doi :10.14344/IOC. ML. 11.1. http://www.worldbirdnames.org/.
4. La Touche J. D. D. 1931-1934. A Handbook of theBirds of Eastern China Volumn II. Taglor and Francis, London.
5. Sowerby A. de C. 1943. Birds recorded from or known to occur in theShanghai Area. Heude Not. d'orn.
6. 黄正一,孙振华, 虞快. 1993. 上海鸟类资源及其生境.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7. 约翰·马敬能 卡伦·菲利普斯 何芬奇. 2000.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长沙:湖南科技出版社.
8. 郑光美主编. 2017. 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第三版). 北京:科学出版社.


上海鸟类名录2020.pdf (697 K) 下载次数:484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02-03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02-03
级别: 论坛版主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02-0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