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085阅读
  • 2回复

记录2008:长江口争夺战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版主

    记录2008:长江口争夺战
http://news.xinhuanet.com/zgjx/2009-05/20/content_11407303_2.htm



  记录2008,我们共同关注2008,我是记者赵颖文。


  市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刚刚落幕。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能听到许多来自委员的真知灼见,持有不同看法的委员也常常在会上直言不讳,形成智慧的交锋。今年,来自洋山深水港的市政协委员任先正和从事生态保护的委员刘健,围绕着长江口附近的崇明岛南岸能不能建港口唇枪舌战了一番。长江口到底是经济优先还是生态优先?如果建成港口,会给环境带来怎样的改变?今天的节目,就让我们来关注这场“长江口争夺战”。

  (间奏)
  (实况:我是来自深水港的,我叫任先正。)
  任先正委员,洋山同盛联合投资发展公司总经济师。在这次政协专题会议的7个专题中,他选择了有市长韩正参加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这一组。他的发言显然是有备而来:
  (实况:上海洋山深水港的开港已经几年了,随着这几年建设,实际上现在已经达到600多万箱,码头也已经做了将近要5公里,接下去很快今年又会有一批。所以我们在想,我们要提高洋山深水港的国际竞争力,真的要走出去引进来,如果仅仅站在上海本身这个地方来考虑这个问题就太窄了,我们的腹地要远远地扩大。我们最近注意到上海城市规划、港口规划中间,崇明岛的南岸属于一个备用的港发展,但是我们想到,崇明岛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长江黄金水道的跳板,如果在崇明岛,我们能把南岸开发出来,作为洋山深水港的一个分港区,也就是说,把洋山深水港的触角真正地伸到长江里面去。)
  紧接着,任先正列举了这一做法将会带来的种种好处。比如,有可能把铁路直接延伸到崇明岛,这样,来自全国的货物都能够成为洋山港的腹地:
  (实况:我们上海放开胸怀,我们在崇明南岸欢迎重庆、欢迎武汉和我们一块儿来建,这样的话,完全可以把崇明南岸作为完全对外开放的一个港口。在那边,人家各省市都觉得有他自己的跳板,这比到人家那里赚,感觉要好得多。)
  (会议主持人:接下来,你先来,保证来,他来了以后我来。这一排保证有,但是每人5分钟。)
  委员们一个接一个抢着发言。当一位名叫唐齐千的委员话音刚落,坐在后排的一名委员立即站了起来:
  (实况:
  唐齐千:不能把我们的优良传统、好的做法扔掉。完了,谢谢大家。
  刘健:这样,我叫刘健,我想发言一下关于资源环境的问题。我是刘健,来自于农业界别,我是中华鲟保护区管理处的。我觉得我们上海的发展,尤其今天我们在讨论的题目,就是“提高经济发展质量跟效益”,更应该注重的是我们的水域生态环境,更应该注重我们上海的发展环境。刚才有位委员说出来,要发展崇明南岸的码头的储备,我们长江口区大家看一看,崇明隧桥、青草沙水库、国际光缆,还有相当一些重大工程的建设,这些建设对我们长江口区的生态环境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18连续5年对长江口资源环境的监测,现在我们的刀鱼、鲥鱼,鲥鱼已经绝迹了,刀鱼现在已经成为珍惜物种。我们的大闸蟹和我们的鳗苗,是过境物种才有生存,其它的以前的长江鱼产现在已经几乎不存在了。我们的水域生态环境,在我们监测的数据显示,是非常非常差的。尤其我们中华鲟的保护,去年我们在长江口和杭州湾地区连续发现了4尾中华鲟,其中两死两重伤,但是小的幼群的中华鲟,我们只发现了29尾,与往年的发现大大地降低。所以我们认为在长江口水域生态环境确实是存在一个环境生存的问题。我在这里想提出三点建议:第一,对长江口及其它重点水域环境的环境质量,要进行系统的规范化的监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摸清家底。第二,长江口、杭州湾的涉水工程的环境质量要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第三,要据此启动我们长江口区的环境生态的修复工作。就这些,谢谢大家。)
  专题会议结束前,市长韩正作了发言。他在发言中特别提到了崇明岛南岸的问题:
  (实况:上海生态环境啊,刚才任委员提出崇明那个事情,刚才中华鲟的委员,你们两个就有完全不同的意见了。还可以讨论。但是恐怕从各方面研究可以得出基本结论:50年以后看、100年以后看,长江口更重要的是生态,而不是港口。恐怕这个判断是可以得出的。港口,刚才讲到我们可以再大气一点,任委员我们再大气一点,你说是把全国各地引到崇明来,我们再大气一点,我们到江苏去呢?不是更大气了嘛,我们投资投过去,不要人家投过来。南通都完全可以,他们也很欢迎。我们跨出去。我们把资源给别人共同发展,我们不是更大气嘛。)
  (间奏)
  会后,刘健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新当选的市政协委员,自己本来没打算在这次专题会议上发言,但听说有人想在崇明南岸建港口,实在是忍不住了:
  (实况:韩市长听那个专题会的时候,我作为新委员,我没有什么发言的准备。但是听了任先正委员他的发言,想要在崇明岛建设一个洋山港的辅港,这想了想我忍不住了。我的一个感觉,我们这么多年的检测,搞的资源环保,在那时候我就不得不说这段话。)
  因为委员们发言特别踊跃,刘健几乎是靠“抢”才获得了宝贵的发言机会:
  (实况:不抢谁给你啊?我问工作人员要了一个话筒。人家讲好了,我就把话筒开开来了,一开,他这个话筒有个滞后,还不能说。我想,第一次先机去掉了。第二次,他还没讲完,我就把话筒开开来了,我就准备着。人家一落声我马上就讲。就这样抢到了。这个抢话筒不是为我自己强话筒,是为我们上海抢话筒,为我们的资源环保抢话筒。
  记者:但是你会不会觉得在那样一个场合,市长也在,还有很多媒体,这样针锋相对地提出反对的意见,会不会过于尖锐了?
  刘:我觉得我们差的就是这些。我们为什么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去表达出来呢?我政协委员的职责就是要求我要说出来真实的情况,不管是在什么样的场合下。我要尽我的所能,让上海的决策层、上海的那些专家们,在让上海发展的同时一定要考虑生态环境问题。这个是不可以后悔的,给他们提高这个意识,融入他们的工作当中去就好了。)
  让刘健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到会场,小组秘书就递给他一张任先正委员的名片:
  (实况:

  请工作人员帮我递了张名片,要求再跟我作进一步的探讨。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去探讨。所以我们利用吃中饭的时间,到他房间里一起说了说。)
  (实况:

  任:随便床上坐吧。我非常高兴,因为这个问题去年曾经政协人资环保委员会专门做了一个课题,对崇明的发展做了课题。)
  午休时间,两位委员坐在一起,就崇明岛、长江口能不能建港口作了进一步探讨。任先正委员首先提出,不能像保护神农架一样保护崇明:
  (实况:

  任:有一部分人过去认为,把它当神农架,什么都不动,但是这样,实际上客观上会有很大问题。崇明当地的反响非常大。因为现在社会也发展得非常快,当地人民有很大的失落。崇明岛生态发展,它需要资金,现在把它看成一个县,它没有资金,不可能上海拿很多钱给它去保护。所以我们也曾经想过,对这个问题非常慎重地考虑过,到底会不会造成很大的污染环境?因为我们目前看到,集装箱目前不大会,集装箱散货运输,基本上除了船来,当然船本身有扰动,但是它对背后的陆域,如果在500米纵深范围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污染比较少。所以我们当时就考虑到,如果能在崇明南岸把这个岸线开发起来,做一个集装箱的跳板,就是长江来的跳一跳,把崇明岛南岸变成洋山深水港的分港区。
  刘:您说的这些道理啊,对崇明也好,对洋山、对上海,可能在经济利益上确实是好的,但是我要跟您说一下,我们发展是为啥?不就是为了人好吗?我们上海缺的是啥?我们上海依水而兴,我们上海“沪”,“申”,都是渔具的简称,依托了长江口的发展,才有我们上海的今天。治理一条苏州河,我们上海花了多少钱?我们做了多少年的工作?现在效果怎么样?大家想一想。如果是长江口坏了,你上海能治理得了吗?经济再怎么发展,人没得喝水了!再看看我们的长江流域,前年国家环保总局报出来的数字,每年有300亿吨的污物倾倒到长江里面去。长江,对于你们搞航运的来讲,叫黄金水道,对于我们来讲,叫什么?您自己去想。300亿吨,到哪里?到长江口。除了自净化、囤积,就是到长江口。到了长江口就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那时候搞食品安全监测的时候,那个胖头鱼就是在宝山那个地方出了问题,它的重金属负笈能达到多少倍,想不到的。后来一问,它是那长江水进来的,那你说水质能有多少好?日本50年代发的水俣病,现在为止他能说什么?他花了多少钱?这种环境的危害,我们搞环境的人,我不能把环境的危害夸大,但是,我要告诉我们的世人,我们的环境危害已经是非常非常脆弱了。长江口已经一塌糊涂了。这些一塌糊涂的概念是什么?我们没有了生物了,那么这个水还能好吗?而且咱们人所认可的生物是高端生物,在食物链的顶端的,这些高端生物没有了,往食物链扩大的时候,它是一个放大的指数倍的扩大,就是上面东西如果没有,下面就一大溜地没有,这个金字塔该倒的它就要倒,金字塔会倒的。在去年我们开了长江论坛,我们大家认为,三点:第一点就是环境污染;第二点,就是涉水工程建筑;第三,叫过度捕捞。这是对我们长江的珍惜水生生物,或者对我们长江的生物资源极大的破坏。就这三点是最厉害的,这三点里面,您恰恰是第二条。
  任:35 涉水建筑物。
  刘:你在崇明那里建一个码头,可能会不出现问题,但您知道整个长江流域的水道里面,遍布的都是涉水工程的码头。他鱼不管你的,你每建一个码头,那块地段里都是它生存的地方。也可能它不直接生存,它的食物链是在那里面生存,你把它破坏了,你在里面一建闸,它的整个生命就破坏了,那么再延伸到食物链上,就会出现从小到大的延伸,这些东西都铺满了隧道和桥梁,都铺满了闸口,这个水道,你看着是一个水渠好了,就我们把长江作成水渠的话,这个长江已经不称其为长江了。生物消亡的那天就是人消亡的那天。
  任:你说了很多生态方面的东西,我也非常赞成你的观点。所以把洋山港口呢,我们也考虑打造成一个绿色港口,包括我们LNG的冷能,我们一直在促进在利用。包括岛屿的植被的恢复,我们也在搞。包括我们现在提出了很多使绿色港口能够实现的一些想法,海洋科技想把它用上去,包括海水淡化,利用回收的中水进行岛屿的植被。所以总的来说,环保肯定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之一。其实我认为,在整个长江沿线,任何地方都设置这些水中建筑物,不管在哪里都会造成污染,不光是在崇明。第二条,到底对当地的水生资源,对这个生物链有多大的变化。我们可以这样说,黄鱼,现在都没有了。但是也许,黄鱼迁移到另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我们目前没有找到它。万一我们找到它了,黄鱼可能又给大家捕光了。说不定在海里的哪一块中间,还是有一块黄鱼,就是我们没找到,好在我们没找到!
  刘:这个我绝对不同意您的观点。因为生物来讲,它的几百万年上亿年的进化,就让它有了生态位了
  任:它不会转移地方吗?
  刘:生态位一旦被破坏的话,它整个品种要么就进化,要么就灭亡。你想,中华鲟,生存了一亿多年的历史,它可以说它对环境有了极强的适应能力,冰河期,几个地质变迁的大时期,它经历过来。恐龙已经灭绝了,多少生物灭绝了,它还能活。它现在已经遭受灭顶之灾,你说它的生存环境到什么地步了?我们不管别的,就说它生存是有道理的,但是它已经生存了这么多年了,它不能生存了,那么你就问问:它为什么?大家都可以这么样说,您说,我这块地方我绿色港口弄好,是没事情了,可能不会对长江口的生态环境造成绝命的影响。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到最后的时候,有一个人家弄出来,哐啷珰就下来了。
  任:有一点我还是跟你有点分歧。您刚才提的一点非常好,就是以人为本。其实生态的东西,要辨证地去看这些问题。你要维护这些生态,你要投入,你要资金,如果什么东西都不建设,我们当然可以维持原始的状态,但是同样也没有这笔资金去维护它。包括崇明为什么没有很好地保护好东滩?没有资金保护它,结果很多人去围猎,去做很多破坏的事情。但是你要看住它,你要去保护它,你要投入成本,你要派人去看,派人去维护,派人去宣传。你不能说所有的岛所有的河流边上都不建码头,都不建什么,这就是保护生态。我不承认这个观点。您刚才说,对人好,但是崇明人如果真正跑到崇明那些地方去听听老百姓,他不会赞成这种观点。
  刘:我打断您一下。第一个概念,我不是绝对保护的倡导者。因为我们已经快饱和了,因为我们已经造得够多了。
  任:这个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到日本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上海土地很紧张。其实上海还有很多绿地。到了日本你基本找不到,但是它的环境做得非常好。为什么?它用很大的资金和钱来投入环境保护,它出来的水都没有污染的。
  刘:你不造你才能保护原生态,这是不可能的。第二一个,在西部我不会提这种要求,因为人的活命还成问题。我们上海现在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不缺这点钱去搞环境保护。因为你已经够发展了。崇明太穷了,穷的时间太长了,它现在有这么一个机遇,它就想发展。但它这种发展就是开发,实际上,崇明生态岛的建设,如果刨开“生态”两个字,它就任何意义都没有的。我相信如果是因为发展了,因为开发了,把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了,崇明人也不答应的,等他富起来的时候就不答应了。政府要做到老百姓还没看到的事,你别,老百姓我现在是缺钱啊,我要去发展啊,哗哗哗发展,然后把这块处女地弄光了,然后发展起来了,环境破坏了,然后他还会反过来说你政府。还有一个,从水系来讲,我给你们提一点,因为长江一块它是拦沙的,所以长江口它是变动的,它是淤积的,沙一直在走的。在沙走的情况下,你要在崇明岛的南岸去建港口的话,它的北港水道在这一块里面变动非常大,你建好以后可能又会面临疏浚问题。而您一旦疏浚了,就会对中华鲟的回游产生绝命的影响,因为我刚才还没跟您说,长江口区是中华鲟的,我说点俗话吧,叫“幼儿园”,是它的待产房,是它的产后的月子屋。是它生命周期里面最集中了,集中时间最长,最容易受到伤害的这么一个地方。就这么一块,而且它是底栖的,所以任何一块水流的扰动,都会对它产生绝命的影响。我们国家保护中华鲟,保护了20多年。这条中华鲟,实际上是我们国家水生保护动物的第一块头牌,我们长江口区又是它生命周期里面不可或缺的唯一的、特有的这么一块地方,我们难道为了这么一点点经济利益,对它产生了不确定影响的话,我觉得有点得不偿失。在前5年吧,可能上海市民都不知道中华鲟跟上海有什么关系,但是通过我们这几年的工作,大多数的市民都知道,中华鲟是我们的唯一的特有的国宝。
  任:这个像熊猫的卧龙一样。
  刘:没长江口就永远没有中华鲟。
  任:你不会把它变成卧龙吧?变成熊猫的卧龙?哈哈哈。
  刘:熊猫,据我所知有5、6个保护区,它保护的都是同一个模式。而中华鲟比卧龙还厉害。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在物种保护里面,在中华鲟来讲,就是系统保护,因为它是长距离回游物种,所以在宜昌那里面,建立一个长江长保护区。在我们这里,就是幼鱼跟栖息地的保护区。是一个系统保护,我们两家缺一不可的。而且除了我们这两家,全世界都没有了。您要说不要说变成卧龙,它比卧龙还厉害。熊猫才进化多少年?这进化要比它时间长得长了。
  任:非常感谢你给我提了很多我原来不太十分了解的东西。但是我总有这个想法,我们在这方面还要进一步地研究。我觉得我们也许会找到一个共同点,既让中华鲟可以很好地有一个回游地,又可以使长江的跳板可以实现的一种好的办法。我也希望将来能够看到你有一些资料,便于我在规划和思考上面能够更全面一些。我也不能说我的观点是对的,他也不能说,我们会找到一些互相兼容的。也许我们哪一天搞一个讨论会,这也蛮好的,就是不同的意见,一样的意见也就没什么好玩了。都是站在为国家为子孙后代。
  刘:都是为发展。还有一个,我们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大家最后达成一个,
  任:会找到共同点。)
 
  本次节目监制江小青,编辑王坚,由庄荣珅、赵颖文采制,感谢您的收听。
级别: 江湖儿女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8-03
精彩。

生态岛这个定义这个大旗用来捍卫环境还是很管用的,临港就缺这么一个口号,如果将来提出建设临港生态镇,那南汇东滩保护起来底气就比现在要足了。

其实这些冬侯鸟的要求比中华鲟低多了,只要给它们留出足够的滩涂(潮间带)不造码头就行,附近的海床不需要成片地原封不动,船开来开去螺旋桨也打不到鸟,所以鸟类才是有可能和集装箱巨轮共存的。但就是这么点小要求也得不到...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3-09-27
很有价值的一段讨论。

谢谢信鸽收集了那么多资料!
腰痛不久坐,不能做很多案牍工作见谅!
http://blog.sina.com.cn/kanghli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